赏析 注释 译文

陌上郎·西津海鹘舟

宋代贺铸

西津海鹘舟,径度沧江雨。双舻本无情,鸦轧如人语。
挥金陌上郎,化石山头妇。何物系君心,三岁扶床女。
赏析

  “西津海鹘舟,径度沧江南。”词人一开篇就以泼墨式的手法,大笔挥洒,刻画出了一幅烟雨送别图。在一派烟雨之中,那船儿十分轻捷地从渡口离开,径直地渡过沧江,消失在迷茫的远方。这里,词人没有直接去写送者和行者,而只以津、舟、江、雨所组成的浑茫开阔的图画把二者都包容在其中。词人将“径”字加于“度”前,大有深意。“径”,直也。即使是妻悲女啼,情意绵婉,即使是气候恶劣,雨急浪险,船还是径直开走了。一字着力,用心良苦,寄情于景,令人回昧。

  “双艣本无情,鸦轧如人语。”三、四两句,词人采用“移情于物”的手法,出人意料地把摇动双橹而产生的连续低沉的声音当做触媒,由此而来的设想“荒诞”而又人情。连这本无生命、无感情的“双艣”也为上述的送别场景所感动,像一个阅尽人间悲欢的老人那样发出深情的喟叹,此时郁积于词人心中的感情也就不言而自明了。“双艣”“人语”的内容应充斥换头。当然,这实际上也就是词人的内心独白。前两句化用故事,对偶天成。这本来是两个各自独立并完整的故事,词人却借双艣之“口”把二者联系在一起,效果顿时强烈起来。一方无行,一方痴情;一方薄幸,一方坚贞。相比之下,人们很自然就会得出一敬一贬的结论。

  “挥金陌上郎,化石山头妇。何物系君心?三岁扶床女!”最后两句以反诘呼起,透出更加强烈的感情。词人在“有什么东西能系住你的心”这一问之中,已经是在谴责丈夫之负心。接着,又以家中还有刚刚能够扶着床沿走路的三岁女儿来进行再一次的劝喻,诚挚委婉,撼动人心。

  词人在词中将物拟人,以“物语”传己情。词人在接受这一影响的同时,以“舷语”来写自己心中所想,可谓推陈出新。

贺铸

贺铸

贺铸(1052~1125) 北宋词人。字方回,号庆湖遗老。汉族,卫州(今河南卫辉)人。宋太祖贺皇后族孙,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称远祖本居山阴,是唐贺知章后裔,以知章居庆湖(即镜湖),故自号庆湖遗老。 ► 所有诗文

猜您喜欢

净社庄长老请赞

宋代释可湘

似真非真,似假非假。
远远描邈将来,双眉移在眼下。
谁其为之,西山净社,
切忌认驴而作马。

凤吹二十四首 其四

清代吴妍因

玄圃琼苗次第栽,卜邻且喜傍瑶台。仍疑沧海波无定,未信巫山云便开。

项练穿心朝试赠,手书缄梦夜深裁。从兹日日劳青鸟,密意殷勤飞去来。

青琳堂歌赠韩无我

清代宋祖昱

君不见周人掘鼠强称璞,郑贾来观本非玉。又不见宋人得石梧台巅,囊中什袭凡几年。

世间真伪宁有定,一经好事供流传。韩侯堂中有尺璧,太古精英绿沈色。

瑚琏比贵玉比贞,除是青琳总非匹。主人抱璧居此堂,文窗曲槛分周行。

坐揽图书挹清润,行看琴筑含辉光。堂中宾客俱回首,异事经时在人口。

自来贻赠重英瑶,长遣诗篇赋琼玖。闻道今皇御极年,欲穷山海蹑风烟。

试探河源遣都实,莫辞博望封张骞。汉代通侯有遗裔,凿空远作乘槎使。

织女黄姑定有无,蒟酱邛枝竞罗致。昆仑山头石气青,海波如乳翻春星。

层城十二此间是,雕镌白玉成山屏。屏风嵯峨高十丈,琪花瑶草纷相向。

蹑足犹临霄汉旁,置身已在风云上。俯视朝阳半岭余,金轮迸跃行空虚。

目迷五色灿沙砾,紫球金薤红砗磲。瑶光一颗偶然坠,化作琼瑶落尘内。

雅青水碧相荡摩,百尺琅玕误椎碎。一时拾掇悬马头,王母珍惜仙娥愁。

阆风奇宝难久閟,遥随使节来中州。镇日摩挲看不足,远胜流黄并结绿。

自探灵境到瑶池,不枉名山号群玉。韩侯爱宝兼好奇,致斋三日方携归。

国工袖手不敢凿,一朝径释旁人疑。登堂作记叙畴昔,持示名流诩难得。

入席衣沾积翠寒,卷帘帽点空青湿。宾朋满座酒满樽,绿萝丹荔环重门。

春山婉娈出几案,晴螺拂遍无纤痕。意气何妨共终古,肯使琳琅杂珷玞。

拟求仙术种蓝田,忆得灵根植元玄。吾闻往昔明盛时,白环远致流沙西。

遐方异物时入贡,或翻玉册函龙泥。圭璋特达期有用,岂合随人资玩弄。

抵鹊方同一叶轻,藉茅顿较千金重。韩侯妙鉴称入神,他年识者能传真。

好将赵氏连城价,问取荆山泣玉人。

野望

明代陈邦彦

昼眠无意绪,野望独离忧。南北千峰雨,行藏一叶舟。

江寒何浩浩,风晚更飕飕。咫尺洪厓道,愆期未可求。

元日夜坐

清代谢文荐

生年四十余,所阅亦已悉。险夷并冷暖,况味殊不一。

默思少壮时,自许颇挺出。忽忽遂至今,回首难自诘。

忍视黎元陷,忧患比同室。终抱懦夫惭,未能??一掷。

四壁徒尔空,琐琐何嗟及。濩落寄荒园,饥寒守旧帙。

竹柏共严枯,飘萧犹莫色。愁至上西楼,搔首汀烟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