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 注释 译文

一七令·茶

唐代元稹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独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赏析

  一字至七字诗,俗称宝塔诗,在中国古代诗中较为少见。元稹的这首宝塔诗,先后表达了三层意思:一是从茶的本性说道了人们对茶的喜爱;二是从茶的煎煮说到了人们的饮茶习俗;三是就茶的功用说到了茶能提神醒酒。翠绿,香清高,味甘鲜,耐冲泡。此茶不仅可以消暑解渴生津,而且还有激情的助消化作用和治病功效。此诗一开头,就点出了主题是茶。接着写了茶的本性,即味香和形美。第三句是倒装句,说茶深受“诗客”和“僧家”的爱慕,茶与诗,总是相得益彰的。第四句写的是烹茶,因为古代饮的是饼茶,所以先要用白玉雕成的碾把茶叶碾碎,再用红纱制成的茶罗把茶筛分。第五句写烹茶先要在铫中煎成“黄蕊色”,尔后盛载碗中浮饽沫。第六句谈到饮茶,不但夜晚要喝,而且早上也要饮。到结尾时,指出茶的妙处,不论古人或者今人,饮茶都会谈到精神饱满,特别是酒后饮茶有助醒酒。

  这首诗饶有趣味,描写上,有动人的芬芳:香叶,有楚楚的形态:嫩芽、曲尘花,还有生动的色彩:“碾雕白玉,罗织红纱。铫煎黄蕊色”。饮茶之时,应是夜后陪明月,晨前对朝霞,真是享受着神仙般快乐的生活,可谓“睡起有茶饴有饭,行看流水坐看云”(《痴绝翁》)。茶还可以洗尽古人今人之不倦,这是茶的神奇妙用。

  首先要说这首诗的独特之处。元稹以宝塔的形式来排列诗歌,不仅形式特别,而且读起来朗朗上口,同时也描绘了茶的形态、功用和人们对它的喜爱之情。

元稹

元稹

元稹(779年-831年,或唐代宗大历十四年至文宗大和五年),字微之,别字威明,唐洛阳人(今河南洛阳)。父元宽,母郑氏。为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孙。早年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乐府”。世人常把他和白居易并称“元白”。 ► 所有诗文

猜您喜欢

人言

清代弘历

人言为信漫寻文,信以为言辨要勤。察政烹阿封即墨,齐威果是善区分。

雨后御园即景 其五

清代弘历

攒团未下又徐垂,风势飘来湿玉丝。正喜麦牟增秀发,回看花树总华滋。

李将军歌

明代贝琼

汉家李广旧无双,年少提兵飞度江。黄石素书心已授,龙文赤鼎手能扛。

不作诸生自辛苦,千金结客轻如土。朝呼野外黄头鹘,夜杀山中云毛虎。

天子诏书开四夷,五年出塞事征西。三冬冰雪皴人肉,万里关山辟马蹄。

今日相看凤阳道,绣袍换酒情编好。虎符金印来未迟,铁砚毛锥吾已老。

豪侠平生感慨多,尊前击剑起高歌。定知班固文章在,为勒燕然示不磨。

离席合赋赠南剑教授盛复之之官,凡十首 其九

元代范梈

杯酒莫停手,路长思八闽。精灵深狎客,瘴雾簿侵人。

海近渔船集,山空鸟道邻。来京书一束,赖尔老随身。

次韵严上舍读书目昏

宋代陈造

声利营营阅蜚电,人生悲欢更几遍。
群儿沈迷如病酲,尚念醇醪梦酣醼。
吾侪较之唯阿尔,书淫仅逃红绿眩。
短檠半世课蝇头,老阅旧藏纷莫辨。
近从损读得奇分,稳坐幽窗憩吾倦。
严侯著书定千载,尚向枯策求闻见。
可无一洗窦郎痴,捉笔因君拂尘砚。